平实的诗歌语言守望者
更新时间:2019-02-11 16:37:05 点击数:0 来源:辽源新闻网

  彭继东认为诗歌创作重要的是需要个体的体验和发现,同时找到适合自己的个性化语言,通过语言驾驭能力来丰富诗歌的思想性,提高作品的认识高度。体现在《山高月小》中的彭继东诗歌创作又未曾不是一个尝试。天下第一长联作者钟云舫,有着联圣之称,作为钟云舫老乡的彭继东,曾经去造访过联圣在长江边的旧居。自小就听说钟云舫名字而心存景仰的他,面对长江俯仰天地,喟叹历史:“大江边\几水之上\联圣钟云舫\在宽大的春风里\把长联写成了河流\\我知道\故乡\流动着一江春水\晨钟暮鼓\看得见\一个前朝书生\长袖舞动\在天之下\水的中央”

  彭继东的诗集《山高月小》(作家出版社出版),看装帧与厚度似乎显得有些单薄,可当你得知作者是一位心电主治医师时,也许会激发一些阅读兴趣。近年在我的朋友圈子里就出现了那么几位医生作家,譬如邓玉霞、吴红英。我常常想,一个医生的思维,是怎样游走在严谨甚至是刻板的病理学和富有想象力的文学之间的。

  有人解释为医生有着比较深厚的个人修养,接受的文化教育程度高,且有着一颗善于感受的心,具备悲天悯人的情怀。如果把这些都作为对生活的一种体验,就有可能把心中的感受转化为生动的文学形象。我想彭继东的作品也许正如此。

  读完诗集《山高月小》,不难发现从这本集子里看得出海子诗歌的丝缕痕迹,归纳起来大凡有三:一是海子诗歌总体体现的浪漫精神,二是平实、质朴的语言,三是清新、纯净的表达方式。

  在上世纪80年代,彭继东偶然接触到了海子的诗歌,竟电光火石产生了创作情感的共鸣。在当时作为异军突起、一路狂飙的海子诗歌,在诗歌精神内核和外在表象上,尤其是海子诗歌在平实语言中闪现的过人智慧,有很多和继东朦胧的诗歌理想相契合。

  彭继东认为诗歌创作重要的是需要个体的体验和发现,同时找到适合自己的个性化语言,通过语言驾驭能力来丰富诗歌的思想性,提高作品的认识高度。体现在《山高月小》中的彭继东诗歌创作又未曾不是一个尝试。天下第一长联作者钟云舫,有着联圣之称,作为钟云舫老乡的彭继东,曾经去造访过联圣在长江边的旧居。自小就听说钟云舫名字而心存景仰的他,面对长江俯仰天地,喟叹历史:“大江边\几水之上\联圣钟云舫\在宽大的春风里\把长联写成了河流\\我知道\故乡\流动着一江春水\晨钟暮鼓\看得见\一个前朝书生\长袖舞动\在天之下\水的中央”(《故乡联圣》)。在这首诗里,我个人认为是融入了彭继东较多的诗歌创作自我追逐的元素:平实的语言、放大了的想象、海子的风格。“好的诗歌语言并非一定是靠锻词炼句来达到一字千钧的效果,而是在于寻找到一种恰当的表达方式。”作为江津区作家协会的彭继东,曾经谈到海子的诗歌几乎没有那种奇峻诡谲字词,但在看似平淡的造句中,总有那么一种让人读来如饮甘饴的感觉。他认为这就是一种睿智。在彭继东的诗集《山高月小》里,也不乏能够读到这样看似平实无华却充盈着生活韵味的诗句来。“西山的明灯\从我身上流下来\我仰望着\天上星辰的光芒\一场冬雪\让我整夜未眠\让我走向远方的梦想\带着蝉的尖鸣\闪耀在夜空”(《蝉的尖鸣》)。希望现代诗歌的语言更加接近生活,力求做到平实化、生活化,是彭继东多年来诗歌创作实践的一种不懈探求。在诗集《山高月小》中,无论是《燃烧的泥土》《屋后的山岗》,还是《让一棵树生长预言》《东方的凤凰》,都是明显地体现了诗人鲜明的诗歌语言主张。

  或许是想到了作诗与做人的关系,诗评家万龙生先生曾经发表过《彭继东印象》一文,他说“我相信,一个真心热爱诗歌的人,其人品是值得依赖的。当此人欲横流的时势,热爱并不能带来什么世俗利益的诗歌,实在难能可贵。以此衡量彭继东,他便是一个真诚的人,一个精神世界充盈纯净的人。”我突然想到,彭继东在诗歌创作中习惯于使用平实的语言,大概是和他平实的为人应该是有关联的吧?